顾妤厉绍憬小说完整版目录阅读

浮华尽褪
免费阅读

《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简介

顾妤厉绍憬小说是作者浮华尽褪最新创作的一部豪门总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认识厉绍憬的那一年,顾妤20岁,刚被爱了整整4年的男友严复给甩了。严复说:“顾妤,你很清楚,你和他之间隔着的不只是年龄。”顾妤骄傲的笑:“至少和你不同,我和他之间隔着的不是女人。”

《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章节阅读

厉绍憬看了薛聿峥一眼,随后,又将视线转移到顾妤身上,对着薛聿峥说道:“我无所谓的,你去问问顾妤吧,如果她同意,就可以。如果她不同意,那我也就没法子了”


    薛聿峥在原地站了片刻,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朝着顾妤的身边挪了过去。


    顾妤身前,薛聿峥抬起小巴看着她。


    片刻以后,他说:“你们能带我一起玩吗”


    顾妤蹲身来,视线与薛聿峥平行,问道:“那你还喜欢姑姑吗”


    对此,小家伙没有回答,而是转过头对着厉绍憬说道:“我可以玩了吗”


    厉绍憬没说什么,转身朝着二楼走去,而薛聿峥也脱离的顾妤的手,跟着厉绍憬上了二楼。


    顾妤蹲在地上,许久也未起身来,她知道,薛聿峥是真的不开心了。


    二楼的房间内,厉绍憬同时打开了两台电脑。父子俩各一台。


    顾妤回到楼上的时候,两个人正打的热闹。


    薛聿峥时不时的一声尖叫,而厉绍憬一直提示他不许耍赖搀。


    顾妤站在门口,看了片刻,低头朝着手腕上的时间看了一眼。


    厉绍憬发现了顾妤的存在,转过头对着薛聿峥说道:“我们也让顾妤加入好不好”


    薛聿峥头也没回的“嗯”了一声,目光依旧专注于电脑前。


    顾妤走到薛聿峥的身前,柔声问道:“聿峥,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薛聿峥闻言,一把将鼠标摔在顾妤的身上,怒道:“我才不要跟你回去,不要”


    要不是厉绍憬拦住,也许顾妤的眼泪就要掉来了。


    她没想到,原来一个孩子竟然是这样难哄的。


    厉绍憬将薛聿峥从电脑前提了起来,满脸怒意道:“顾妤把地电脑让给了你,你不但不感谢她,还冲她发脾气,聿峥,你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吗”


    薛聿峥如同红了眼的小牛,倔强的一句话也不愿意说。


    厉绍憬盯着他,愠怒道:“去给顾妤道歉。”


    “我不要”薛聿峥喊道。


    闻言,厉绍憬拔掉了两台电脑的电源,说道:“你好好在这里想想吧,想通了给我打电话。”


    说完,厉绍憬也不顾顾妤是否愿意,就带着她往出走去。


    出了厉绍憬的房间,门刚被关上,里面的薛聿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顾妤想转身,却被厉绍憬按住了肩膀,他说:“不是顺着他就是对他好,要让他懂的是非对错。”


    对此,顾妤没有话来反驳。纵使她心疼的厉害,可是,厉绍憬却也是他的父亲。


    厉绍憬说的没错。


    厉绍憬带着顾妤出了老宅,送顾妤回了薛宅。


    薛宅的门口处,厉绍憬并没有进入。


    顾妤知道厉绍憬这段日子忙的脱不开身,目送他的车子离开以后,才转身朝着薛宅里走去。


    客厅里。


    丁婶正坐在地毯里,帮弩弩修剪着指甲。


    听闻顾妤回来,弩弩从丁婶的怀里挣脱,一个箭步冲到顾妤身前,就往她身上扑。


    顾妤几次将弩弩推开,它又缠上来。


    最后,实在没法子,丁婶用零食又把它哄骗回去,继续按在地毯里张牙舞爪的修的指甲。


    顾妤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和丁婶说了几句话后,就转头朝二楼走。


    楼梯口处,丁婶突然喊住了她。


    顾妤回过头去,丁婶正起身从弩弩身前站起。


    她对着顾妤说道:“小姐,我今天在信箱里收到了一张法院传票,您看看,这是不是真的”


    顾妤顿住了脚步,转身走过到丁婶身前,将法院传票从丁婶手里接过。


    传票是真的没错,是起诉顾妤非法囚禁韩语欢的。


    见到传票,顾妤忍不住笑了。


    看来,老韩头还是怕自己外公的,否则,他告的怎么不是她外公,而是她呢


    将传票收起,顾妤对着丁婶说道:“不用理会,是假的。”


    顾妤撒了谎,是不想丁婶跟着担心。


    既然老韩头想告,那就告好了。


    顾妤上了二楼,在卧室里换了一套家居服出来了,直接敲响了韩语欢房间的门。


    韩语欢平时很少出来走动,大多数时候,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她怕自己会犯病,也知道薛家有老人,有孩子,怕犯病时会吓坏了他们。


    可虽小心翼翼,但这段日子她恢复的的确不错,除了偶尔记忆混乱以外,她并没有歇斯底里的折腾过。


    韩语欢从里面开了门,见是顾妤,脸上的表情明显的松了来。


    不等顾妤开口,韩语欢先说道:“顾妤,我正有事找你说。”


    顾妤点点头,走到韩语欢的床前坐。


    而韩语欢则自己坐在一旁的独立沙发靠椅中。


    “你想和我说什么”顾妤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韩语欢依旧很美,是那种有些仙气的美。


    虽然她经历的那么多,可眸子里却依旧干净的很。


    韩语欢说道:“顾妤,我想搬出去”


    闻言,顾妤的脸色变了,她不同意。


    顾妤说:“老韩头整天用一百双眼睛盯着你,你就不怕再一次被他送去哪个荒郊野岭上一次你是幸运的,韩准把你救了回来,可这一次,就不见得这么幸运了。”


    韩语欢摇了摇头:“顾妤,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不能一直依靠你的庇佑,该面对的我始终要面对,难不成,我要你一辈子将我护在身后你有你自己的生活,薛家人也有薛家人的生活,我不该存在于这里。”


    顾妤不明白韩语欢想说的是什么。


    韩语欢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从肩头散落,一直垂到腰际,她说:“有些事既然逃避不了,就要去解决,我想去见我父亲”


    顾妤将家居服口袋里的那张传票捏的紧紧,喉咙里卡住的那句话久久也没出口。


    最后,她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要让绍憬陪着你去”


    韩语欢看了顾妤许久后,才点头道:“好,我听你的。”


    韩语欢回到韩家,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


    厉绍憬推掉了应酬,带着韩语欢一起踏进了韩家大门。


    厉绍憬再来这里之前,找了个借口,将韩诚宇给约了出去。


    当然,厉绍憬是不会去赴约了,韩诚宇空等一场已是必然。


    会客厅里,韩老正襟危坐,拐杖的“龙头”双手紧握。


    当厉绍憬和韩语欢一同走入时,他的脸又沉了几分。


    “韩伯父”厉绍憬开口先叫了一句,却没有等待韩老的回应。


    韩老的目光始终放在韩语欢的脸上,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是被气的。


    韩语欢表情的一如既往的安静,她走到韩老身前,停住了脚。


    紧接着,“噗通”的一声,跪在了韩老的身前。


    韩老诧异于韩语欢突然的跪拜。


    直到韩语欢对着他磕了三个响头,韩老才将脸撇去一边,冷冷的“哼”了一声。


    韩语欢的脸很白,手臂也很纤细。


    她将一个足有男人手掌大小见方的盒子举到了韩老面前。


    韩老一脸错愕的盯着她,没有伸手去接。


    韩语欢开口说道:“爸,这是我19岁那年,去清安寺给您求的平安符,这么多年过去了,见您身体安好,从此我也放心了。”


    韩老似乎并没有领情,更别提伸手去接韩语欢手中的盒子,目光始终冷淡。


    韩语欢虽碰了钉子,却一点也没表现出难过的样子来,她继续说道:“我知道,您不希望我再出现在韩家,更不希望看到我,从今天起,您可以安心了,从此以后,我与韩家再无关联,我不会再见韩诚宇,更不会再见韩准。我只希望您能给我一条活路,别再逼我了”


    韩语欢话音未落,韩老就已经将她手里木质的平安符盒子拿了起来,重重的砸在了她的头顶上。


    血顺着韩语欢光洁的额头一点点淌了来。


    厉绍憬想上前,却被韩语欢给拦住了。


    韩老怒气冲冲的瞪着韩语欢,说道:“到底是我逼你,还是你逼我”


    韩语欢跪在原地没动,除了额角处传来的隐隐剧痛,她的脑子大部分时间是空白的。


    韩老继续说道:“从10岁起,我把你从孤儿院带回来,我给你吃最好的,给你穿最后的,几乎把你当成亲女儿一样捧在手掌心里,韩语欢,你自己说说,你对得起我吗”


    韩语欢的脸色白的吓人,死死的咬着嘴唇,身体轻轻的抖着。


    韩老继续说道:“我把你培养长大成人,我盼望着有一天你能有个好归宿,给我们韩家带来更好的前景,而你在做什么勾引我三儿子,还和我孙子搅在一起,韩家被你搞的乌烟瘴气,你对得起韩家吗”


    韩语欢依旧不语。


    “我当如若是知道你骨子里是这样的倔强,我还收留你干什么现在你也看到了,韩家毁了,彻底的毁了,你开心了你高兴了”


    老爷子的话一句重过一句,韩语欢的眼泪顺着脸颊簌簌而落。


    韩老被气的不轻,单手覆在胸前,尽量平息怒意:“现在你知道回来了,晚了诚宇回来,韩氏也没救了,你就是韩家的罪人,罪人你知道么”


    韩语欢抖的更厉害了,垂头去。


    韩老从椅子里站了起来,低头俯视着跪在身前的韩语欢,说道:“我把你送到四川去,是我做的过分了些。可我没法子啊,现在你也看到了,韩家一个个的,都为你魂不守舍,诚宇心里有你,可他还有婚姻,有孩子呢。小准为了你,连事业都放弃可以不要,你说你不是祸害,是什么”


    说到这里,韩老匀了口气,一脸无力的说道:“韩语欢,对不起你的是我老韩头一人,若你还有点良心,离我们远远的罢,别叫诚宇再看见你,别再毁了小准的半身,否则,你要地狱的”


    韩语欢的眼泪砸在地板上,摔的粉碎。


    最后,她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听您的,我会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韩老阴沉着的老脸顿了一顿,他回过头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韩语欢。


    韩语欢的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她说:“谢谢您这么多年对我的养育之恩,语欢今生无法在您身前尽孝了,若有来世,愿意当牛做马,只求您老身体健康,从此一别,语欢再也不会出现在您眼前,如果出现,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看着韩语欢发着毒誓,厉绍憬想开口,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韩老尤在震惊之中时,韩语欢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额角处的血已经微微干涸,大白天里看着也有那么几分狰狞。


    平安符的盒子安静的躺在地板上,韩语欢并没有去捡。


    她转身,一个人朝着外面走去。


    厉绍憬和韩老对视了一眼。


    韩老的脸色依旧很臭,历氏收购了韩氏的事,韩老心中仍有介怀。


    此时,对厉绍憬也自然没什么好脸色了。


    直到,韩语欢离开,韩老才气力尽失,狼狈的坐回到椅子中去。


    垂头间,他看到了一个木制的方盒子。


    他动作缓慢的将盒子从地上捡起,打开。里面是一枚浅黄色的平安符。


    平安符是用红线系着的,小小的纸被叠的异常整齐。


    他盯着平安符看了许久,最终才解开了那条红线。


    一个巴掌大小的纸被他从手里展开,入目的是娟秀清晰的字体。


    里面写着:“我愿折寿十年,换家父身体安康韩语欢敬上。”


    韩老的手颤抖了,回想韩语欢19岁那年,也正是他重病,死里逃生的那一年。


    那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他大多已经记不清了。


    他只记得,韩语欢的孩子被他逼迫着拿掉了,之后,他便生了一场大病。


    虽然病着,可躺在病床上生死难料的他,依旧运筹帷幄,制造了韩语欢的“死讯”,并将她远远的送走。


    没想到,即便是这样,韩语欢竟然还盼着他能够“安康”


    黄色的符纸被他捏在了手里,褶皱成了一团。


    他的手在抖,身子在抖,就连心脏也跟着抖了起来。


    如果,一切重来,他换一种做法,会不会,结果就不一样了呢


    韩老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的从红木椅子中站起身来。


    他累了,一辈子就要走到尽头了,却全都化为了一场空。


    就如韩语欢说的,从此一别,再不想见。


    他就当从来也没有收留过这个孩子。


    步伐蹒跚,可他拒绝了佣人的搀扶,将那张浅黄色的纸片,放在外套的口袋里,对着佣人说道:“我去睡一会儿,午饭就别叫我了”


    佣人松了手,点头称“是。”


    韩语欢最终搬出了薛宅,在顾妤不同意的情况之。


    韩语欢走的那天,顾妤没有亲自去送,韩语欢不准。


    韩语欢失去了自理的能力,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顾妤没法不担心。


    而厉绍憬却站在顾妤身后,轻抚她的肩膀:“我已经叫人安排好了一切,让她走吧,给她一次自己决定将来的机会,你已经做的够多了”


    韩准跑来的时候,顾妤正准备转身。


    韩准的西装外套敞开,扣子一颗未系,领带也有些松散。


    他从车里来,跑到在顾妤身前,看了一眼厉绍憬后,又看了看顾妤,气喘吁吁的问道:“语欢呢她去哪了”

小说《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