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研究生朱振卿穿越成崇祯的小说

我爱肥猪猪
免费阅读

《崇祯八年》简介

历史研究生朱振卿穿越明朝,成为了末代皇帝崇祯。面对风雨飘摇的王朝,不想做亡国之君的朱振卿,只好励精图治,改变朝堂局势,一步步扭转明朝的危局!

《崇祯八年》章节阅读

  刘辅国出了署衙大门后,直接骑上马带着亲卫返回自己的驻地,左卫属官也跟着离去;张润达和孙作旺二人本想与他商议一番,看着刘辅国扬长而去,张、孙二人暗骂不已,只能各自与一众属下回了卫所。


  刘辅国回到卫所驻地,觉得每一个路上遇到的军户看他的眼神仿佛都是在嘲讽他,每一个人都在幸灾乐祸,这让他更加愤怒,直接打马回到自家宅子,翻身下马后进了院子。管家刘成赶忙迎上前去,见自家主子脸色难看,小心翼翼陪着笑脸问道:“老爷回来了?刚刚下人采买了新鲜的黄河大鲤鱼,还活蹦乱跳的呢,小的吩咐片成鱼片,一会老爷就能吃上鲜嫩的鱼片了!”


  刘辅国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向书房走去,吩咐道:“去把师爷喊来,书房外五十步内不准任何人进入,快去!”


  刘成忙不迭的答应,吩咐下人给老爷准备茶水,然后从侧门进到里面的一座小巧院落,这里是刘辅国聘请的师爷杨明盛的居所,


  来到院内后,只见杨明盛背负双手面对着墙角的一片竹子发呆,不知在考虑什么。


  刘成咳嗽一声,杨明盛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刘成。


  他三旬左右年纪,面色微黑,鼻梁高挺,眼睛狭长,嘴唇紧抿,身材瘦削挺拔。


  他是延安府宜川县生员,家有一妻一女,妻子是本县一名老童生之女,温婉贤淑,二十余岁方得一女,两口子视若掌上明珠。


  杨明盛虽然二十岁就中生员,但随后屡试不第,为了养家糊口,后在一家当地士绅家里做了西席先生。主家待他颇为优容,一家三口虽不是大富大贵,但靠着他每月三两的束脩,日子过得倒也很是不错。


  但是一切的美好在半年前被打破了,贼寇闯将李自成率众从河南经随州回归陕西,然后兵锋向北准备回老家绥德招兵。一路攻破所经州县,宜川恰在李自成扫荡范围之内,县城里只有几百民壮,哪经得住过万反贼的攻打,只守了一个时辰便被攻破,知县县丞主簿举家自尽殉国。


  贼兵入城后大肆奸银抢掠,杨明盛的东家未能幸免,全家被屠,杨明盛因女儿生病,当天并未去上课,侥幸逃过一劫,带着妻小趁贼兵劫掠钱财,无暇顾及之余逃出县城,然后随着逃难的人群一路向西安府而来。


  路上数次被小股流贼抢掠,妻子被弓箭射中要害身亡。杨明盛背着五岁的女儿,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逃到西安府境内。杨明盛又恐西安北面不太安全,又向西南走了数日,方来到西安左卫辖内。


  父女二人已是衣衫褴褛,饥寒交迫,倒在孙传庭上次私访左卫时居住的隆福客栈门口。掌柜的是个好心人,忙让伙计将二人抬入店内救治,并提供一个小院供二人居住。


  杨明盛父女几日后恢复过来,对掌柜的言明身份及遭遇,掌柜的也是深表同情。知道杨明盛是读书人后分外敬重,按时供给餐饮,并慨然应诺让其父女长期居住。杨明盛作为一个读书人,自尊心也是非常强,心下虽然感激异常,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身体彻底复原后就打算离开此地。


  掌柜的问其要去哪里,杨明盛心下茫然,此时方知,大明虽大,竟无自己安身之所。


  掌柜的劝他女儿还小,经不起再次奔波惊吓,还是在此地安身几年,待女儿长大后再做打算,杨明盛无奈只得留了下来。掌柜的通过卫所担任佥事的表亲得知,指挥使刘辅国家缺一位处理文案的先生,正在四处打听招人。但本身卫所几户没有读书人,附近府县的读书人哪肯去一个武夫家中就职,所以一直没有找到。


  杨明盛正发愁不想再寄人篱下,掌柜的回来一说,他当即答应,去刘辅国家应聘。刘辅国大字不识几个,原先卫所的文案是他聘请了一个兴平县一个落魄的老童生帮其处理。上月老童生以年老体衰为由辞职回转老家,他的手下全是文盲,面对上峰传来的各种命令,朝廷下达的各种指令没一个看明白的。


  卫所兵卒虽然名存实亡,但名义上还有几千人马,向朝廷上书讨要饷银,某个职位出缺也要向朝廷上报候选之人等等,都需要识文断字之人来处理。


  杨明盛的到来让刘辅国非常高兴,亲自出面考校,并暗中观察。


  杨明盛虽然屡试不中,但才具十分出众,对从没经手过的文案,只需拿出前任遗留的文稿观详一遍后,立刻知道该如何处置,其才思的敏捷,思路的开阔让刘辅国这等大老粗佩服不已。


  杨明盛就职两月以来,对各种往来书函,与卫所有关的朝廷政令处理的井井有条,刘辅国大感满意。


  听闻杨明盛父女住在本所的客栈后,刘辅国慷慨的从家中拨出一所院落,让杨明盛父女二人直接住了进来。杨明盛作为读书人,虽然对武夫从骨子里瞧不起,但对刘辅国如此厚待还是感激不尽。自此,父女二人终于算是有了一个暂时属于自己的家。


  见杨明盛转过身来,刘成赶忙拱手行礼道:“师爷,老爷从省府回来了,让师爷您赶紧去书房,有要事相商!”


  杨明盛眉头微微一皱,问道:“你知道所为何事吗?”


  “小人不知为何,只是看到老爷脸色很不好看,十分生气的样子!”,刘成答道。


  “嗯,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说罢,杨明盛举步向书房行去,刘成自去忙其他事物。


  来到书房外面,只听里面一声脆响,好像是茶杯掉在地上发出的声响,杨明盛心中疑惑迈入屋内,只见刘辅国正背负双手来回走动,嘴里不停的咒骂,地上一片水渍,一只青瓷茶杯依然碎成几瓣。


  杨明盛拱手道:“东翁,何事如此动怒?”


  刘辅国猛然回身,几步来到杨明盛近前,抓起他的双手急切的道:“先生,你可来了,这回出大事了!这次搞不好刘家就要破家了!”


  杨明盛不动声色抽出双手,顺势拱手道:“东翁,何事如此慌急?咱们坐下慢慢叙谈如何?”


  刘辅国一拍脑门,说道:“是是是,是某失态了!来来来,先生请坐,某把事情告诉给先生,还请先生听完后给某出个主意。读书人点子多,不瞒先生说,某现在已经觉得走投无路了!”


  二人就坐后,刘辅国把今天孙传庭所言完完整整的叙说一遍,他虽然不识字,但记性甚好,把孙传庭的话基本原封不动的讲了出来,甚至连场上诸人的反应都描述的一清二楚。


  杨明盛听完他的叙述后,皱眉不已,捋须沉思起来,刘辅国不敢打扰他思考,只是紧张的注视着他。


  半晌之后,杨明盛叹了口气,开口道:“东翁,本人觉得,此事极为棘手,说句不好听的,西安三卫此次在劫难逃,某一时尚未相处应对之策!”


  刘辅国闻言后脸上满是失望之情,叹道:“连先生这样的大才都想不出办法来,难道刘家数代积累,现在就要葬送在我刘某手里不成?那我将来去了地下,有何颜面见到列祖列宗?唉!”


  杨明盛开口劝道:“东翁,此次巡抚大人挟皇命而来,这是大义所在,师出有名;初来月余便遣将数百里,袭杀山阳巨寇整齐王,此举为的就是震慑心怀不轨,阳奉阴违之辈,这是立威;卫所腐朽,军户苦不堪言,巡抚大人借机整顿,挽军户与水火之中,此为民心所向,谁要阻挠此事,不仅是巡抚大人所代表的的朝廷,还有手下强悍之官军,就连卫所军户也绝不会答应!巡抚大人这是堂而皇之地阳谋,根本没有计策应对,除非。。。”


  刘辅国越听越心烦,听到最后一句,顿时精神一振,急忙问道:“先生,除非什么?”


  杨明盛摇头不语。


  刘辅国气道:“杨先生虽然来我这里时日不长,但刘某人待你如何,先生想必心中有数,现在我刘家眼看万劫不复,如果照着那狗巡抚的章程,我刘家偌大的家业将所剩无几,上百口人以后吃甚喝甚?杨先生,你有话直说就行,都这个时候了,还藏着掖着作甚?”


  杨明盛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东翁,此话出自我口,入你之耳,除了此门我概不承认,并且我要说的乃是大逆不道之言,东翁做与不做与我无干!”


  刘辅国迟疑了一下,一狠心说道:“请先生直说,如何取舍与先生无关,一切后果由刘某自负!”


  杨明盛看着神色坚定的刘辅国,心下有些不忍,毕竟刘辅国对他父女有恩,但是考虑到自己和女儿的将来,他还是下定了决心。


  他开口道:“其实刚才在下也考虑过走官场的门路,用上官压制住巡抚,逼其收回整顿卫所之话语,那样是最好的办法。但自我到东翁处几个月来,便览东翁几乎所有来往信函,从其中可以得知,东翁虽然家资豪富,但毕竟只是卫所长官,不文不武,积累之财物多靠本所军户,与文武官员交往甚少;在下所知,东翁所能交通最高级别的文官就是陕西兵备道,这是因为其手中掌握朝廷下拨卫所的钱粮之故,东翁才与之交好,算是东翁的顶头上司;兵备道在陕西官场也算实权人物,但与奉天命巡抚陕西的孙大人相比,实在不值一提,所以这条门路已经堵死!”


  刘辅国知他所言为实,所以并未辩解,只是静静倾听。


  杨明盛又叹了一口气,接着道:“除非东翁按照巡抚大人之言全盘照做,否则如若想让刘家久盛不衰,那就只有将之除去,唯有此一图才可保住刘家的现在和将来!”


  话音一落,刘辅国猛地跳了起来,满脸惊恐之色,戟指杨明盛,颤抖着说道:“杀了巡抚?那不就是造反吗?你这是出的什么主意!安得什么心!你这是要让我刘家满门抄斩啊!”


  杨明盛镇定的看着他,开口道:“东翁稍安勿躁,杀官不等于造反,刚才在下已经说过,不管我如何讲,做与不做在于东翁自己的取舍,与我无干。我还没讲完,东翁便如此惊慌失措,那在下言尽于此,此事就此为止!”


  刘辅国回过神来后,回到座位缓缓坐下,眼睛盯着门口,冷冷的开口道:“好吧,既然如此,你还是把话讲透,我倒要听听,如何杀了一省封疆,竟不算造反!”


  杨明盛见他态度如此,知道要不能把话说清楚,恐怕自己今天断难善了。


  “大人,杀官不等于造反,要看是谁杀。学生并非让大人亲自出马行此恶事,如若是假手他人将巡抚除去,到时巡抚另换他人,依照学生对大明官场的了解,接任之人恐怕不会再行前任之事,整顿卫所一事八成会不了了之。不过学生对于孙大人还是由衷的敬佩,观其行事,确实是为大明江山社稷着想,如果学生不是受了大人收留我父女的大恩,学生绝不会出此计策去害孙大人!”杨明盛说道。


  刘辅国听到这里,态度有所改变,开口道:“假手他人?先生此计到底怎么施为?快快讲来!”


  杨明盛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此事最关键处是大人的决心,如何行事倒是次要的。学生之计其实很简单,现下大人就要做充足准备。等快到巡抚所定期限之时,大人假口属下众将官不愿按照巡抚所定之章程行事,聚众闹事,自己已经弹压不住,请巡抚大人亲来,以便慑服余众。不出意外的话,为了自己的权威不被蔑视,巡抚大人肯定会来。大人组织好手下亲信,人越多越好,造成局面的混乱,到时假戏真做,围攻巡抚,不过巡抚大人的标营彪悍异常,不可力敌。大人此时挺身而出,假意掩护,将巡抚带入自家宅院后关闭院门,以此把巡抚与其亲卫分割开,这时候巡抚身边即便还有护卫,也不会很多,大人事先在宅院之内备好精锐家丁,一举将其击杀后趁机打开院门,放一众闹事之人进宅,大人手下家丁趁乱走掉,大人也应受伤倒地昏迷,就算巡抚亲卫杀净其他人等,也于事无补了。况且大人为护卫巡抚身受重伤,以后就算朝廷追究起来,也与大人无干了。何况依照我朝的惯例,遇事拖延推诿,朝廷真要派员调查,也会耗费大量时日,结果也往往是不了了之。还有就是,西安前卫和后卫有关人等是否也要参与,那就是大人自己的事了,在下心中所想已全盘讲出,算是报答大人收留我父女之恩,以后的事便于在下无关了,在下先告辞了,小女午睡怕已醒来了。”说罢,拱手告辞而出。


  刘辅国已被杨明盛所言所震惊,并未留意杨明盛的离去,内心陷入纠结茫然之中,沉思良久之后终于下定决心,此时方知杨明盛已经离开,他起身大步走出书房,来到前院后,严令两名家丁严密监视杨明盛,不准其离开卫所驻地,严禁其与外人接触。派人前往西安前卫与后卫,说是他请两位指挥使来左卫相聚。安排好这两件事后,刘辅国才去内院用餐歇息。

小说《崇祯八年》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