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叶新觉醒归来无弹窗在线阅读

八月初八
免费阅读

《战神狼婿》简介

叶新原本出身豪门,却被忽悠成了一名守夜人,他这一呆就是六年,却因一次任务而身受重伤,被林清雪父亲所救。为了报恩,失忆的他做了林清雪的上门女婿,三年里,他在工地搬砖,只为给林清雪更好的生活,可林清雪却不满足,铁了心要与他离婚,却没想到,他离婚后竟恢复了记忆,还重回人生巅峰……

《战神狼婿》章节阅读

陈毅离开了宴会厅,走的时候,脸红到了脖子根。  

他不敢忤逆江震南,继续死皮赖脸的待在这儿,只会让他更丢人。  

等到他离开,江震南脸上才露出了笑容,他乐呵呵的说道:“大家继续,大家继续,我这老头子就先去隔壁了,不打扰你们年轻人的交流,待会儿我会过来宣布一件事情。”  

说着,他看了看不远处已经再次坐下,继续吃东西的叶新,然后自己走了出去,江菀菀也是年轻人,自然是留下来了。  

等到他离开,宴会厅恢复了热闹,江菀菀瞬间就被几个年轻人给围住了。  

大家开始谈论自己的事情,当然,也会谈到陈毅吃瘪,以及叶新!  

所有人看起来都恢复了正常,当然,两个人除外。  

林清雪的眉头微微的皱着。  

她一直都在旁观,她想要看叶新出丑,但是至始至终,陈毅在不断的揭叶新的短,而叶新的表情却一直都非常的。  

而在之前,只要他们羞辱叶新的时候,叶新都会表现出一副憋屈或者委屈的样子。  

“有点不对!”看着不远处坐在那里的叶新,她心中有些不自在。  

“怎么了?”韩硕看了看林清雪道。  

“没什么?”林清雪摇了摇头。  

韩硕嘿嘿一笑说道:“我都带你来这么高档的场所了,你晚上就从了我吧。”  

“哎呀。”林清雪娇嗲着说道:“我先多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估计我那些朋友都要羡慕死我了,谢谢你了,亲爱的。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说嘛!”  

而另外一个还有些不正常的,便是邹茜茜了。  

她依然坐在叶新的旁边,看着旁边已经在吃第三份食物的叶新,心中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真的神秘。”她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这宴会要持续多久啊,也太无聊了,我都吃饱了。”叶新说道。  

“等到江老爷子来宣布一些事情之后,应该就结束了吧!”邹茜茜靠着沙发,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道:“哎,这对我来说,是最轻松的一次宴会了,话说回来,如果下次还有这样的应酬,我请你你还得帮帮忙啊!”  

叶新点头道:“没问题,有好吃的好喝的,血赚!”  

他们谈话之间,宴会厅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了,江震南走入到了宴会厅之中,他的手里,多了一支话筒。  

“各位。”他开口说道:“各位都是江城年轻一代的俊才,这次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呢,除开是给大家提供一个交流的机会之外,我还有着一件事情要宣布一下。”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微微一笑,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江菀菀身上说道:“那就是我女儿江菀菀的终身大事!”  

“啥!”所有人都惊呆了。  

“我女儿现在都25了,一直单身一直单身,我作为做父亲的,是看在眼里,急在心理啊,所以这次聚会,还有着一件事情就是希望大家如果有喜欢我女儿的,大胆的追啊,我绝对不会干预…我…”江震南话还没说完!  

一个娇小的身影瞬间就穿过了人群,一下子把话筒给抢了过来说道:“爸…你别乱说啊!”  

“害羞了!害羞了!”江震南乐呵呵的说道:“我刚才说的话绝对算数…”  

江菀菀的俏脸一下子通红了起来。  

不远处,叶新都惊呆了,这尼玛亲爹啊!  

“呵呵。”邹茜茜掩嘴轻笑着说道:“这江老爷子,生活处事儿非常幽默,但是别看他生活里面这个样子,但是真正凶起来的时候,谁都怕,特别是在做生意上面,果断狠辣,这也是刚才陈毅为什么惧怕他的原因。”  

叶新笑了笑,这个闹剧之后,这次的聚会也接近了尾声,慢慢的开始有人离开了。  

等到走了一小半,邹茜茜也跟着站了起来道:“我们也走吧!”  

到了门口,邹茜茜给江震南打了一个招呼,周震南看了看叶新,然后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两人顺利的离开了宴会厅,到了酒店门口,邹茜茜笑着说道:“你去哪儿,我开车送你。”  

“你先走吧,我自己还有点事情,打车就行了。”叶新说道。  

邹茜茜没有多问,点了点头道:“好的,今天谢谢你了,如果有任何需求,给我打电话就行。”  

叶新点头,等到邹茜茜离去,叶新到了酒店的门口,打算打车离开,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追了上来说道:“叶先生。”  

来人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他自我介绍道:“我是江镇南江总的秘书,这是江总的名片,江总让我叮嘱您,不论如何,一定给他打个电话。”  

叶新平静的接过了名片,点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然后他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钻到了车里面。  

他并没有直接回花园小区,而是朝着杨强的家里赶了过去。  

他有些东西还在杨强那里。  

最为重要的,自然是那个铁盒子!  

三年前,为了这铁盒子,守夜人前十,差点有三人陨落,包括他这个曾经的零号。  

至于铁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事实上他也不清楚,当初只是给他下达了任务,并未告知他这是什么东西。  

半个小时候,晚上九点,叶新顺利的到了杨强家里。  

站在门口,叶新发现门居然是开着的,楼梯间上面,杨强的声音正传了过来道:“喂,李哥啊,你们那边还缺人吗?”  

“不缺了啊,那打扰了啊,如果你们缺人的话给我打电话,嗯,我现在闲下来了,没活儿做。”杨强打着电话。  

显然,他正在打电话找工作,之所以选择在外面,估计是不想被他儿子杨安安听到。  

叶新走了上去,发现在走廊上面,有着一地的烟头!  

杨强,是一个真正朴实的农民工,他没有叶新这样的身份转变。  

丢失了那份工作,于他而言,就相当于是丢失了生计。  

他甚至都没有叶新那样巨大的力气,为了自己儿子杨安安的化疗费用,他几乎拼尽了全力。  

看到叶新,杨强把手里的烟头丢掉,踩灭之后说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妈的,打电话问了好几个工地了,都不缺人,如果我再找不到活儿做,下个月安安的化疗费用…”  

叶新微微一笑道:“我有一活儿,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试试看?”  

“嗯?”杨强眼睛一亮道:“哪个工地?”  

“不是工地,是盛世公司。”叶新说道。  

“那个物流公司?”杨强神色微微一动道:“可是做物流得到处跑吧,我走了就没人照顾安安了…”  

“不用你去跑。”叶新说道。  

“力气活儿?卸载货物之类的?工资咋样?”杨强连忙问道。  

“也不是力气活儿,明天早上九点我们在他们公司门口碰面就行了。至于工资,到时候不满意的话,你不做就行了呗。”叶新笑着说道。  

杨强迟疑了一下,然后点头道:“也行,反正现在暂时也找不了活儿,去砰砰运气也不错,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认识他们公司的人的。”  

“机缘巧合吧。”叶新笑着说道。  

他知道,如果说出实情,杨强肯定也不会相信!  

杨强也没有多问,有了叶新这个消息,他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他歪头看向叶新道:“晚上还睡我这儿?”  

“不了,我找到住处了,过来取东西的。”叶新笑着说道。  

“行,那我们进去拿,你待会儿小声一点,安安还在写作业,别打扰他。”杨强说道。  

叶新点头。  

取了东西,叶新就回到了花园小区折秋雨和林小楠的住处,他回去的时候,两人并不在,显然是出门去了。  

守夜人守夜人,自然是得守护晚上的安宁!  

第二天早上八点,叶新早早的便出了门,八点半,他到了盛世公司的门口。  

到了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刚好停下,何刚从其中走了下来,看到叶新他挥了挥手说道:“哟,叶总,这么早啊!”  

“今天过来有点儿事儿才过来一趟,平时我可不会来,公司交给你管理,我还是挺放心的。”叶新说道:“一起上去吧,正好我有点事儿想要给你说一下!”  

说的,自然是把杨强安排来这边上班的事情。  

说完之后,何刚点了点头道:“放心,我安排吧,工资方面呢?”  

“一年一百万吧!”叶新平静的说道:“不论什么职位,都给他这个价格,当然,可以让他保密。”  

何刚点头,他想了想然后说道:“对了,今天恐怕你得拍张照片放在公司的墙壁上,也好让公司的人知道你就是老板,否则下次过来又进不了自家公司大门就尴尬了。”  

叶新微微一笑道:“行!”  

趁着这个时间点,何刚请人来给叶新拍了照片。  

九点的时候,叶新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杨强打过来的,他接通叮嘱了两句,就朝着楼下跑了过去!  

到了门口,杨强正站在那边,有些紧张的朝里面张望着。  

保安自然是换了人的,他也看到了何刚亲自带着叶新进去,没有过多的阻拦!  

“进来吧!”到了门口,叶新对着杨强挥了挥手。  

“叶新?”这个时候,门口的地方,一个漂亮的女的跑了过来,她在门口刷了卡,看着叶新,脸上露出了嫌弃之色。  

是的,来人正是林倩。  

“你还来这里做什么?你不是已经被开除了吗?”说着,她又瞪眼说道。  

“开除我的人被开除了,我又被招回来了。”叶新笑着说道。  

“哼,当个保安还这么得意,你一个月能挣5000吗?当保安的废物。”林倩骂道。  

保安亭里面,那个守门的保安很想骂娘!  

“昨天我姐的朋友圈看了吗?韩硕带他去参加了江城最顶级富豪的聚会,在万豪酒店,那些食物,你一个月的工资估计都去不起一次。”林倩看着叶新不屑的说道:“当然,我姐估计早就把你的微信给删了。你肯定不知道!”  

叶新看了看她,心中有些好笑了起来。  

“赶紧让开,看到你就倒霉,前天碰见你,我车子摔了,昨天碰见你,我的老大就被开除了,害得我早上都没办法多睡一会儿,你就是个扫把星,你这样的,活该被我姐抛弃。看看她现在的生活,我都羡慕!”林倩说着,推开了叶新,朝着大楼走了进去。  

看着她的背影,叶新心中轻笑道:“你估计今天是挺倒霉的,特别是看到我的照片出现在了老板那一栏的时候。”

小说《战神狼婿》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