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木槿李成弼苏海棠的小说

凤栖梧桐
免费阅读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简介

苏木槿和李成弼是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为了李成弼能登上首辅之位,苏木槿殚精竭虑,甚至不惜做尽坏事,可一朝功成名就,苏木槿却被李成弼喂下毒药,贬妻为妾,而妹妹苏海棠则成了李成弼的夫人。原来,他们才是“真爱”,对苏木槿只有利用,而父母的惨死也和这两个蛇蝎心肠的人有关,苏木槿悔不当初...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章节阅读

   苏木槿的神情一顿,视线落在毫不客气的指使她的李成弼的娘身上。


    李成弼的娘,娘家姓周,人称周寡妇。年轻时很有几分姿色,所以才能嫁到当时还算家产丰厚的李家,家里男人死后,她带着儿子去镇上做生意,被人骗光了银钱只能转回村,靠着几亩薄田度日。


    为人……说好听是泼辣,不好听是蛮不讲理!


    跟不讲理的人说话,自然是……


    不能讲道理。


    “周婶子,这么冷的天你怎么来了?我娘让我好好在床上待着养伤呢,说我出去伤了风还要花银子瞧病,这大冬天的被窝不花钱,我这头落了头疼病可是一辈子要花钱吃药的。”


    一听苏木槿说落下病根要一辈子花钱吃药,撇了撇嘴,很是没好气的甩脸色给苏木槿,“我可告诉你,赶紧把病给我养好,你要是落下头疼病,休想嫁到我家去!我家可不要一个药罐子!”


    说完,几步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床边,将手塞进了苏木槿的被窝里暖手。


    苏木槿开口不及,只觉小腿处一股寒冷直入骨头,冷的她打了个哆嗦。


    周寡妇使劲儿搓了搓手,瞪着苏木槿,“你不能出去吹风,你妹子也不能去?让她出去给我端碗热水去……”


    苏木槿抿了抿唇,将扭动着想要下床的小妹搂了个结实,笑着道,“周婶子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大冬天谁家的柴禾都金贵,我家的那点干柴我奶可都算着呢,少一根她都不愿意的。要不,我让棉姐儿去喊奶来,奶同意了我就……”


    “呸!懒驴上磨屎尿多,你不想给我端就直说,绕这么多弯子当我是个傻的吗?”周寡妇啐了一口唾沫到地上,眼神刀锋似的往苏木槿身上扫,“真不知道我家弘载看上你啥了,要长相没长相,要屁股没屁股……以后找个千金小姐多好……”


    棉姐儿气鼓鼓的看着她,揪着苏木槿的棉袄,两只眼睛里都气出了眼泪。


    “周婶子看不上我,想让李秀才娶千金小姐啊?挺好的,择日不如撞日,棉姐儿,你去找爹娘回来,顺便让哥哥去喊了李秀才和当初说媒的媒人一起来,哦,对了,还有村长和咱们里正爷爷……”


    苏木槿轻轻拍着棉姐儿的后背,一双眸子清凌凌的看着周寡妇,唇角含笑。


    解除婚约啊,她正巴不得!


    周寡妇一愣,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待听到苏木槿让棉姐儿去请村长和里正,一下子就清醒了,皱着眉不耐烦的看着苏木槿,说教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一个当婆婆的还不能说你几句了?你这没大没小跟长辈顶嘴的毛病谁教的?以后都给我改了!”


    “周寡妇,你摆的哪门子婆婆款儿?我家槿姐儿还没嫁给你们李家,你这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磋磨我姑娘了?!谁给你的脸!”


    周寡妇话音甫落,屋子里就立刻响起一道中气十足的妇人声音,沈氏冷着脸从门外走进来,看到周寡妇将手擦到了女儿的被窝里,一张脸气的铁青,“你还要不要脸了?嫌冷就不要出门来我家,你把你那脏手往哪塞?还不给我拿出来!”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拽着周寡妇的后领子把人给拎了起来,夯木桩一样把周寡妇夯在了一边儿。


    苏木槿,“……”


    娘亲,威武!

 她差点忘记了,外祖父一身功夫,娘亲小时候没少偷学,被外祖母发现后才拘着性子教她女红。


    她记得当年爹爹醉酒跟她说过一两句,对娘亲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姑娘会功夫够泼辣,他喜欢!


    苏木槿眼底不自觉有了笑意,张口唤沈氏,“娘。”


    沈氏稍看了苏木槿一眼,确认自家姑娘没吃亏,才缓和了脸色。


    周寡妇第一次被沈氏拎的脚不沾地儿腾空而起,等双脚落地后脸都变了色儿,好一会儿才回复正常,指着沈氏叫,“沈氏,你干啥你干啥!”


    “这么冷的天儿,你来我家干啥?”想到槿姐儿以后说不定还要嫁过去,婆媳还要相处,沈氏压下心头对周寡妇满腔的不满怒火,放缓了语气。


    见沈氏低头,周寡妇得意的挺了挺胸脯,口气强硬道,“你也知道这么冷的天,我从外面来冻的手都僵了,你闺女连碗热水都不给我端,我暖暖手咋了?”


    “不是做饭的时候哪来的热水?你当我们是你们家就俩人想喝就能烧也不怕废柴禾?”沈氏没好气的怼回去。


    周寡妇还想说什么,外面传来苏连华的声音,她立刻换了副笑脸,“哎呦,亲家回来了?今天又去山里打猎了?”


    苏连华与盛哥儿一前一后进了屋,看到周寡妇,苏连华去看沈氏,沈氏翻了个白眼,苏连华眸底有了笑意,侧头与周寡妇打招呼,“周嫂子来了,可是有事?”


    “有事有事……”周寡妇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跟开了的菊花一样,“连华兄弟,你看马上要过年了,我家连年夜饭菜都凑不起,弼哥儿愁的都没心思读书了,你打的兔子山鸡啥的能不能给我几只,我也好给弼哥儿补个身子……”


    “……你也知道,我们娘俩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弼哥儿那点廪米廪银根本不够我们开销,眼看他过了年还要去镇上学堂继续上学,虽说官家给免了束脩,但生活费还是要自己出的,你看是不是年前一块儿给我……”


    沈氏皱着眉头,脸色有些难看。


    苏连华垂着头,等周寡妇把话说完,才叹了口气,道,“周嫂子,今年雪太大,没打上什么好东西,我们攒下的那些银钱也给孩子看病花销了,今年恐怕帮补不了你们家了,你……”


    “全花了?”周寡妇的声音立刻尖锐起来,转头狠狠的瞪了苏木槿一眼,“不就是打破头流了点血,拍点草木灰就行了,咋会把银钱全花了?”


    这话说的,沈氏的火气腾的一下就燃烧起来了。


    不过没等沈氏开口,苏木槿先开了口,她笑盈盈的看着周寡妇,“周婶子,你来我家要银子跟李秀才商量过吗?”


    周寡妇一愣。


    苏木槿继续道,“如果商量了……他前脚刚在我家夸下海口说他是大男人以后坚决不吃岳家的软饭,一扭头就让你来要银子,他这可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啪啪啪!


    屋内,跟着响起几道类似打脸的啪啪啪声。


    众人顺着目光看过去。


    苏海棠呆在原地。


小说《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