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湛江倾颜结局在线阅读

冰婶
免费阅读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简介

江倾颜穿书了,成为了恶毒女配。本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却因为作死,被贬成为了位份最低的才人。但这对于现在的江倾颜来说,那时再好不过了,她可不想和那个皇上渣男友任何的交集。却不想,在她不自知的时候,皇上嬴湛已经存在了她的生活中!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章节阅读

    “皇上说笑了,嫔妾又不是变戏法的,哪里会耍把戏。嫔妾只知道,我是皇上的人,能为皇上分忧,便是我的福分。”


    倾颜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而且,嫔妾愿意用性命担保,一定会好好给大皇子治病的。”


    这话翻译一下就是:若是耍手段,不好好治病,命给你。


    说完,倾颜垂眸,一脸恭顺温和,没有半分和太医理论时的气势。


    风险与机遇并存,即便她不承诺,要是大皇子有个闪失,她的性命也堪忧。


    否则,那些太医就不会把这差事推给她了。


    嬴湛侧头看了眼痛苦的大皇子,而后对倾颜说,“你开药方罢。”


    倾颜左右顾望,目光落在那群太医身上,“皇上,药方对每一个大夫来说,都是吃饭的饭碗,是不可外传的。”


    在二十八世纪,一般不公开有显著医疗效果的秘密处方。


    国家有保密药方,药厂有专利秘方,研究所有专有秘方。


    否则等于免费将自己花心思研究的药方,拱手给了别人。


    那么,人人都可以吃这碗饭了。


    嬴湛眸光微转,沉默片刻后下令,“不相干的人,一律出去。”


    于是乎,太医们一脸不屑的出去了。


    切,他们还不想知道呢,有什么可稀罕的?


    奴才们给倾颜找来纸和笔后,也通通出去了。


    倾颜坐在屋里的书案前,正准备写药方,就见皇帝走到她身后,盯着她的纸和笔,显然是要留下,还要看她的药方。


    “皇上,我这药方不对外传的。”


    “你不是说你是朕的人?那就不算外传。”嬴湛负手,不耐烦地皱眉,“朕是皇帝,又不抢你饭碗,快写!”


    貌似他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倾颜还没见过这么不见外的,只好当着皇帝的面,写了两个方子。


    她先递了张方子给皇帝,“这一张是给大皇子内服的。”


    接着,她又把另一张一并递给了他,“这一章是外敷的。”


    嬴湛接过两张方子,内服的写着柴胡、白芍、生甘草、公英、红藤、连翘等草药,且全都备注了量。


    外敷的只需生石膏粉和黑桐油。


    瞧着没问题后,皇帝微微击掌,叫人进来,按着方子去抓药。


    中午的时候,药都抓好且熬好,宫女也喂给了大皇子。


    外敷的药,倾颜混合搅拌成糊状,亲自给大皇子敷上,还教了宫女怎么敷。


    服药后不久,大皇子大便三次,先干后溏。烧也退了,腹部也没那么疼了。


    期间,皇帝一直都在。


    直到夜里的时候,他见大皇子病情稳定,这才去了书房批阅官文。


    倾颜则留下来守夜,因为前三天是最重要的,头一天是重中之重!


    大皇子难受了一天,也痛了一天。


    如今情况好转,人就睡着了。


    深夜的时候,大皇子腹部的药干了三次,她便换了三次。


    可以说,她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天蒙蒙亮时,她实在扛不住,就趴在床边睡过去了。


    大概是睡的姿势不恰当,竟是又做了熟悉的噩梦。


    “不要扔下我一个人......不要不管我......我会听话,会很乖的......”断断续续的梦话,从倾颜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吐出。


    嬴湛一进屋,就见女人趴在床边睡。


    刚走近,就听见她在说梦话。


    即便是熟睡时,小女人眉眼间仍然拢着淡淡的忧愁。


    她说的那样怯弱,那样可怜兮兮。


    就像是被人遗弃的孩子,无助而讨好。


    西兹国的嫡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可能是她这个样子的。


    她到底是谁,又经历了什么?


    嬴湛不自觉地从一旁取了薄被,从上往女人身上一丢,刚好将她娇小的身子盖住。


    然而,倾颜素来睡眠浅,加之本就是在做噩梦,一点风吹草动就醒了。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额头去试大皇子的额头温度。


    殊不知,身后站着一个男人,还将她的举止看在眼里。


    嬴湛看到这一幕,就想起那个夜晚。


    她伏在他身上,也是这样与他额头相抵。


    倾颜感受到大皇子温度正常后,正准备伸个懒腰,身上的薄被就从肩上滑落。


    她扫了眼地上,这才发现身上盖了层薄被。


    可她昨晚睡觉前,没有盖这个呀。


    倾颜四处顾望一眼,又发现皇帝站在她身后。


    “皇上,您何时来的?”她有些惊讶地行礼。


    嬴湛摆摆手,示意她起身。


    接着握拳轻咳一声,在床边的圈椅坐下。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问:“大皇子的病情如何了?”


    倾颜在床边的小板凳坐下,“回皇上的话,大皇子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接下来若是不再发热,患处也不再肿胀,应当无大碍了。”


    嬴湛瞧着大皇子睡的安然,相比昨日疼的又是打滚,又是大叫,已然是好了许多。


    再看看面前女人一脸倦容,“若无要事,你退下歇息罢。”


    “谢皇上体恤嫔妾。”倾颜从小板凳上起身,准备行礼退下。


    然而她一晚上没歇息好,加上原主大概有些盆血,咋一下起身,一阵头晕目眩,脚底不稳。


    下一刻,她整个人跌入一个结实的怀抱,鼻尖闻到淡淡龙涎香。


    虽然上次也与他亲密接触,但那是意外。


    这一次,是他主动扶着她的。


    嬴湛感受到怀里女人的娇弱,她的馨香,还有她的腰肢,简直不堪一握。


    倾颜则垂眸,有些羞涩,立马矜持地退开了几步,不想被误会成在勾引他。


    虽然她是想攻略他,但也不是在大皇子生病的时候,否则她成什么人了。


    嬴湛眸光深沉地看着小女人。


    要是换成以前,江倾颜肯定是故意的。


    可如今站在他面前的女人一脸困倦,不似作假。


    他微微击掌,叫了宫女把她带到后殿歇息。


    倾颜醒来时,已经是下午。


    经过简单洗漱后,她进了些食物。


    然后,她去偏殿看醒了的大皇子。


    倾颜给大皇子诊脉,他的脉象也比昨日好了许多。


    腹部的小包,也已经消肿大半,倾颜轻轻按压,问大皇子,“可还疼?”


    “略微有点疼。”大皇子回。


    “看来不用开刀了。”倾颜说着就去取外敷的药,搅拌成糊状后,她就给大皇子上药。


    期间,大皇子一动不动,很是配合。


    他还问她,“江才人,你从我的母后变成才人,会伤心难过吗?”


    倾颜轻笑一声,小屁孩还管起大人的事来了。


    “还好吧。”她穿到这就成了才人,没什么好难过的,“只是有点不适应。”


    不适应妃嫔这职业,不适应古代人的生活。


    兴许是听出倾颜话里的淡淡忧伤,大皇子居然问她:“那你想我父皇宠你吗?”


    “......”倾颜垂眸,只管专心敷药,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然而大皇子却通过她的沉默脑补了一会。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他像个小小男子汉那般拍拍胸膛,“放心吧,你救了我,本皇子会帮你的。”


    他的声音带着稚气,表情却认真又严肃,不似开玩笑。


    倾颜:“......”


    虽然她想争宠,好在后宫站稳脚跟。


    但她还没丧心病狂到利用一个四岁的小孩帮她争宠。


    然而这时,一道浑厚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帮她什么?”

小说《娘娘每天都在洗白》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