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白素心男主叫拓拔忆的小说

佚名
免费阅读

《繁尘锦》简介

白素心是因父亲卷入皇子间的皇位之争而获罪的罪臣之女,拓拔忆是大晋朝得胜归来的征西大将军,两人相爱,为了白素心,拓拔忆抗旨不遵,想要带着白素心远走高飞,却死在一场算计下。重生一世,白素心回到了十二岁,家族还没获罪,她还是官家小姐,带着前世记忆的她决定要阻止家族抄家悲剧的发生,亦要寻回所爱....

《繁尘锦》章节阅读

    白素心来到了前院,示意丫鬟浅秋在门外等候,自己一个人进了前厅。


    此时白毅天正在主位的凳子上坐着,见女儿过来,白毅天抿了一口茶,淡淡道:“心儿来了。”


    父亲这番故作镇定的模样,白素心一眼便能瞧破。


    八成是三皇子如今已经登基了。


    但父亲既然此时没说这件事,白素心便配合着他将这出戏给演下去。


    “不知父亲叫心儿来,所为何事?”白素心眉头微皱,满目好奇地看着父亲。


    白毅天看着日益懂事的三女儿,心中颇有了些安慰。


    虽说他正值盛年,可二女儿做的那一番事却深深打击到了他。


    若不是有妻子和三女儿在侧,他真的不知道此事该如何收场。


    白毅天将手中的茶盏放到桌子上,随后缓缓道:“你二哥派人送来了家书,说是三皇子已经登基为帝了。”


    白素心依旧如先前那般,表现出不多不少的惊讶,感慨道:“登基的人竟然真的是三皇子?看来女儿的那个梦是真的。”


    白毅天忙看向四周,确认身边都是自己信任的人,这才松了口气。


    “心儿日后莫要再提那场梦,以免横生祸事。”


    白素心随即乖巧点头,道:“女儿明白,此事女儿也只跟父亲提起过。”


    白毅天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


    三女儿的梦境之事可大可小,往小了说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娃娃的梦境。


    往大了说,可就会被说成是能预测朝中局势。


    玄学之风盛起的当下,白毅天决不能让女儿冒这么个险。


    更不要说此时白毅天身边除了那一双牙牙学语的儿女外,就只剩下白素心了。


    白素心闪动着明亮的眸子,望着父亲久久未曾言语。


    白毅天亦是同样的看着女儿,许久没有说话。


    白素心见父亲没什么想要继续说的了,便行礼道:“父亲若无其他事,女儿便先行退下了。女儿前日里跟梓儿说好,今日要去陪他玩的。”


    白毅天越看三女儿便越发觉得欣慰,果然只有三女儿最懂事。


    “去吧。”白毅天满眼都是宠爱道。


    白素心微微屈膝,便带着浅秋离去。


    白素心刚来到东院门前,白皓梓便一摇一晃地跑了出来。


    “姐姐……姐姐……”白皓梓喏喏喊道。


    阿杏和奶娘在后面追着,生怕小主子跌倒,可谁能料到两个成年女子竟然跑不过一个刚学会走路不久的小娃娃。


    见白皓梓跑来,白素心弯腰蹲下,张开了双臂,白皓梓便一把扑进了白素心的怀里。


    “想二姐了吗?”白素心柔声问道。


    “想……”白皓梓吱吱呀呀道。


    阿杏和奶娘追上来后,连忙对白素心行了个礼。


    “三姑娘——”


    白素心环手将白皓梓抱起,随后起身去往院子里走去。


    白素心一面走,一面问道:“大娘可在?”


    阿杏忙答道:“主子方才陪着四姑娘睡下了。”


    四姑娘,便是指白家最小的女儿白素若。


    白素心顿下脚步,抱着白皓梓坐到了大树下的石凳上。


    与妹妹相比,白皓梓显然是活力满满。


    白素若睡觉的时候,白皓梓不睡;


    白素若吃饭的时候,白皓梓不吃;


    白素若玩耍的时候……


    白皓梓当然会跟着一起玩,且比白素若玩的更要开心。


    对于白皓梓这样的泼皮孩子,自然是苦了奶娘和阿杏。


    原本祁潋生下这双儿女后,想着由阿杏和奶娘一人帮她一个带便可,她也好抽空打理家里的事。


    但却没曾想阿杏和奶娘至多能帮她带着白皓梓,然而这样就已经显得颇为费力了。


    但好在白素若不比兄长那般活泼,安静乖巧了许多,倒是令祁潋觉得省心。


    因此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奶娘和阿杏是带着白皓梓的,祁潋则带着白素若。


    许是因为身边只有这么一位姐姐,又或许是因为白素心爱笑,白皓梓从会笑之后一见到这位三姐姐就咯咯直笑。


    周围的下人也都知晓这回事儿,混世小魔王只有三姑娘才能制得住。


    “姐姐昨日没来,梓儿可有听话?”白素心勾唇浅笑问道。


    白皓梓显得有些惭愧地垂下了头,半天没有说话。


    看来年龄再小的娃娃,也能意识到自己是犯了错的。


    白素心随即将目光投向阿杏,阿杏愣了半天后才缓缓道:“小……小公子表现得甚好。”


    白皓梓明显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对着白素心甜甜地笑了笑。


    白素心冷凝着脸,对阿杏说道:“孩子不能这般放纵,是如何就是如何,替他隐瞒只会是害了他。”


    阿杏这才鼓足勇气道:“小公子昨日打碎了一个前朝的花瓶,一盏白玉琉璃灯,还扯下了奶娘的一只耳坠子……”


    听阿杏这么说,白素心顺势瞥了一眼奶娘,这才发觉奶娘的耳朵还带着点点血痕。


    白皓梓犯下的前两个错,对于白府来说不过是损失些财物罢了。


    但扯人耳坠子这件事就显得尤为过分了些。


    遇到这种情况,大多数的人便以“年幼无知”为由不与追究,白素心却以为弟弟虽小,但却也是能听明白道理的。


    这个时候不管教,将来只会愈演愈烈。


    “大娘对此事如何说?”


    “回三姑娘的话,主子这两日照顾四姑娘没能得空,此事还没有禀告给主子。”


    白素心挥挥手示意阿杏退到一旁,转而看向怀里的白皓梓,面色清冷道:“梓儿可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奶娘连忙摆手道:“三姑娘不必怪小公子,小公子还年幼——”


    “不小了。”白素心淡淡打断了奶娘的话。


    奶娘自知多说无益,便随着阿杏一同退到了一旁。


    白皓梓似乎是能察觉到三姐的语气严厉了起来,因而奶声奶气道:“梓儿……下次不会如此了。”


    白素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便陪着弟弟踢起了毽子。


    对于一个不到两岁的娃娃的保证,白素心当然是半信半疑的。


    但她却相信,保证这件事对于白皓梓来说定然是有用的。


    白皓梓或许在下次行事之前,会先考虑到今日的这番保证也未可知。


    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呢?


小说《繁尘锦》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