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依白霍歌小说名字 婚婚来迟二少离婚吧全文阅读

程象
免费阅读

《婚婚来迟二少离婚吧》简介

男女主角叫叶依白霍歌的小说名字是婚婚来迟二少离婚吧,主要讲述了叶依白被继母算计,将她送到了霍二少霍歌的房间。失去清白的叶依白,求霍歌帮她遮掩,两人也当做不认识,霍歌答应了。可再次见面,霍歌却说要娶她.....

《婚婚来迟二少离婚吧》章节阅读

时间飞逝,两天很快过去。

叶依白出院后,没有回叶家,而是凭着自己在国外的积蓄在外面租了房子。

分公司出了事,父亲叶擎说他半个月内不会回来,这让叶依白多了几分庆幸。

在自己的小屋里调整了三天后,叶依白开始投简历找工作。

第四天,她得到了一份工作:一个珠宝设计师的助理。

虽然叶依白大概猜到当个助理会很苦,却没想到会这么悲惨。

"小叶啊,我今天要出去找找灵感,桌上那几份图纸你帮我再照着画一遍,下班前给我。"

叶依白一看,八份图纸。

"小叶啊,你调查一下珠宝设计最近的市场方向,整理好给我。"

叶依白看了眼最后一行字,要十页以上。

"小叶啊,我最近的规划还没有做好吗?我不是说了中午前要吗?"

"小叶啊……"

工作一周后,叶依白的脑子里已经充满了那句魔性的:小叶啊……

终于在晚上八点完成上司要的东西,叶依白拿着包晕乎乎地走出公司。

看了一天电脑,她的头要疼死了。

夏夜的风带着凉意,吹得叶依白清醒了一点。

正打算去赶公交,旁边传来女人娇媚的声音。

"二少,你一周没找我,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了呢~"

"这不是来找你了?"

熟悉的男声让叶依白下意识偏头看。

果然,霍歌揽着一个女人的腰,正朝这边走来。

叶依白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噩梦,已经反反复复折磨她一周多了。

眼看着男人的身影越来越近,叶依白的脚像是被藤蔓禁锢住,根本动弹不得。

霍歌没有放过她的打算,他松开女人的腰肢,在叶依白面前笑得暧昧,"依白,身体好了?"

他的气息太让她害怕,导致叶依白生生倒退一步。

她木讷地点头,又飞快地摇头。

被松开的女人恨恨地看了叶依白一眼,她柔若无骨地靠在霍歌身上,用自己胸前那两团肉蹭着霍歌的手臂。

"二少~她是谁呀?"

霍歌错开女人的身体,懒洋洋道:"我的新宠。"

叶依白猛地抬头看他,她不打算反驳,直接转身走人。

霍歌打发走了不甘心的女人,抬步去追叶依白。

"你放开我!"

猛地被人抓住手腕,叶依白悲愤交加的瞪着霍歌。

霍歌没有恼,笑得漫不经心,"小丫头脾气不小。"

叶依白放弃挣扎,她软了声音,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霍歌顺手揽住她的腰,让她的身子贴着自己的。

他在她耳边轻笑,声音低沉魅惑,"有点想你的身体了,再做一次?"

"神经病!"

叶依白狠狠踩在他的皮鞋上,一双美眸中充满了对霍歌的厌恶。

"爷今天就神经病了!"

想到这丫头今天也逃不走,霍歌也没和她计较,他拽着叶依白的手腕往就近的酒店走去。

叶依白用指甲扣着霍歌的肉,在他身后又拽又跳的。

"霍歌你有病吧?!我不是你的宠物!"

"霍歌你能不能有点良心?你还是个人吗?!"

"……"

霍歌懒得管她说什么,反正他只想和她做。

如愿以偿把她带进酒店的房间,霍歌把她摁在门上亲吻。

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让霍歌想了好多天。

男人近乎贪婪地在她的脖子间亲吻,叶依白面如死灰地靠在门上。

等他的手指挑开她的衣扣时,叶依白出声哀求他:"我有男朋友,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霍歌唔了一声,他略微想了想,抬眸道:"陆天承?他那个背景,你爸不会同意的。"

叶依白肯定地认为他在胡说,她按住自己的扣子,颤抖着声音说:"我不想……好不好?那晚的事,不是说好过去了吗?求你了……"

被她一再哀求,霍歌的唇停留在她的锁骨上,突然就觉得烦躁。

她这张脸,和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像了。

那晚如果他没喝醉,他绝不会把她弄进医院。

如今清醒的状态下看到这张脸,他便没有办法再强要了她。

霍歌在心中叹气,惩罚似的在她的锁骨处吸出几个小草莓。

他挑起她的下巴,眸中似笑非笑,"好,不做了,陪我接个吻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不好……唔--"

他的吻强势霸道,渐渐攻占了叶依白口腔中的每一寸领地,饶是叶依白把他的舌头咬出血,霍歌也一定要尽兴才放开她。

叶依白用手背捂住嘴,防止自己吐出来惹霍歌不悦。

嘴里都是他的口水,她觉得……好恶心。

霍歌摸了摸叶依白淡粉的脸蛋,神情满意,"行了,你走吧。"

叶依白别开他的手,她打开门站到门外,警惕地盯着霍歌。

"霍二少下一次见到我,不会还这样发情吧?"

霍歌暧昧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望着叶依白的目光像是她已经赤裸身体。

"下一次见到你,就不是这么简单了,所以你尽量别出现在我面前。"

叶依白脸色微变,她骂了一句神经病后迅速转身离开。

倚在门口的霍歌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背影,倏地,他轻轻笑了,随后关上门,走廊恢复一片寂静。

被霍歌这样一闹,叶依白成功错过末班公交车。

打车到家的时候,沙发上的人已经等候多时。

见叶依白回来,陆天承掐了烟,从沙发上站起来。

"依白,你那个刁蛮上司又让你做什么了?让你这么晚回来。"

叶依白没料到陆天承会出现在这,她的身体先大脑一步动作,将锁骨处掩住。

陆天承眸光一紧,他盯着叶依白异常殷红的唇,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

他一根根掰开叶依白的手指,女孩肌肤上的吻痕就那样撞进陆天承的眼中。

叶依白慌乱地捂住衣服,她紧紧拉住陆天承的手,生怕他会甩开,"天承哥,你听我解释……"

陆天承垂眸看着她的手,从牙缝中蹦出一个字,"好。"

"就是……下班的时候我遇到了霍歌,他……把我拖去酒店,他说……要是不和他那个……就和他接吻……"

陆天承不吭声,眸光晦暗不明。

叶依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陆天承的表情,他没有看她,只是垂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叶依白心惊肉跳等待的时候,陆天承说:"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你有明确的证据能表明你们没做吗?"

小说《婚婚来迟二少离婚吧》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