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楚江的小说 我在凡界旅个游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

神罗丶天征
免费阅读

《我在凡界旅个游》简介

主人公叫楚江的小说是《我在凡界旅个游》,我在凡界旅个游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是由作者神罗丶天征精心创作的社会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仙帝楚江,因经常在仙界其他仙帝打架,被师傅扔下凡间历练后,一路装逼的逗趣故事。

《我在凡界旅个游》章节阅读

神秘飘渺的寰宇,一座浩瀚无疆的宫殿中。

“楚江,你好歹也是一名仙帝,你这动不动就跟人干架的脾气能不能改改?嗯?你师兄师姐他们都破仙成神,飞升神界了,就你还停留在仙帝境你好意思?”

一头白发的九散仙人指着楚江恨铁不成钢说道:“你这心境如何能成神?必须给为师去凡界好好磨练,什么时候心境圆满了,什么时候回来!”

“卧槽,老头子不要啊,我今天才约好伏天仙帝在碧落仙山打架,你这样做我很为难知道吗?!”

楚江瞪大了眼睛极力反驳,但九散仙人根本懒得听,挥手划开空间壁障,将他丢了进去。

在空间壁障闭合的一瞬,一道好像不知从多远而来的光线击在了楚江身上,九散仙人刚好看到这一幕,不由脸色一变。

“该死,那是亿万年难得一见的神界尘光,以毁灭著称,连神都忌惮的存在,楚江不会出什么事吧?”

 担心楚江安危,九散仙人放开仙识搜寻楚江下落,不久后他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

凡界,地球,州阳市。

一辆全球限量宝马X系在一段山路上行驶。

“周叔,再开快一点,我怕爷爷等不了那么久了!”

 白依依急切的对前方开车的中年说道,她手中紧紧抱着个四方小锦盒,似乎里面的东西十分珍贵。

“小姐别急,老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周成出言安慰,并加快油门,行驶速度上涨。

虽然山路上开快会有些危险,但这是小姐要求,而且老爷情况刻不容缓,更不能倒下,一倒,整个白家也跟着玩完!

“把那锦盒里的行血丹给我,我帮你们解决问题。”

 突然一道虚弱的声音忽然在他们耳边响起,吓了两人一大跳,然后他们就看到车的前挡风玻璃趴着一个人,浑身十分破烂,脸色异常苍白。

“你是谁!?说!”

前挡风玻璃被挡住,周成也没法开车,当即把车停下,从车里拿出一根钢管,十分警惕。

“我叫楚江。”

楚江从挡风玻璃上跳下,无视周成手里的钢管,自顾自打开白依依的车门。

楚江正要说话,这时周成提着钢管朝他背上敲了下去:“有我周成在,你还敢对小姐动手动脚?”

“你很烦。”

楚江眉头微蹙,在周成和白依依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他一手将钢管夺过,轻轻一拧,钢管就跟麻花似的起了结。

周成显然被震慑住了,眼中露出了惊恐,楚江没再管他,视线一直放在白依依手中的锦盒上。

“行血丹给我。”楚江声音很是虚弱,甚至无力,但却又仿佛带着一丝莫名的威严...

以及......无奈。

他运气也是倒霉到家,被师傅强行丢入空间壁障不说,还碰上了亿万年都难得一见的神界尘光!

连神都躲之不及的毁灭光线,却完美的命中了他,尽管他用了所有底牌来抵挡,却还是几乎将他一身修为毁得一干二净,光荣的获得前所未有的重伤!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命至少还在,仙识也还残留亿分之一。

重伤的他,用仙识感应到了不远处有一丝丹药的气息,并逐渐靠近,尽管这丹药气息很杂很乱,甚至堪比垃圾,但却对现在的他勉强有一点点恢复效果。

于是,他就跳到了车上...

“不行,这是救我爷爷的丹药,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不能给你。”白依依果断摇头。

“我能救你爷爷,前提是把行血丹给我。”

“我凭什么信你?”

楚江突然看着白依依,他的眼睛仿佛升起了一重云雾,云雾之中有光点闪烁,片许之后云雾散去,他缓缓开口:“白依依,今年二十二岁,大四学生,就读于州阳市嘉华大学歌唱系,学校十大校花之一,成绩优越,家世显赫,州阳市霸主势力白家的小姐,爷爷白铭,父亲白秋生...”

随着楚江平静悠然的说下去,白依依双眼逐渐瞪大,他是怎么知道的?!

此时已稍微缓了些神的周成瞪了楚江一眼:“小姐,你可别被他蒙骗了,你的这些事迹州阳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就是想博得你关注而已,这种人我见多了。”

楚江没有搭理,继续自顾自说下去:“你讨厌吃冷冻食品,喜欢吃甜食,担心长胖便每天早起晨跑,晚上瑜伽,你的左胸有颗痣,右臀上也有一颗,你来月事的时间一般是每月三六九天,偶尔二五八天,每次的量都在......”

“你别说了!”

白依依终于忍不住打断,脸红的滴血,心也有点动摇。

之前她一点也不相信楚江,但随着楚江一件又一件说出她的私密事,甚至比她自己还要清楚,她就知道这个陌生男人可能真的有本事。

但周成还是不相信,质问道:“为什么小姐的事你知道这么清楚?你是不是打我家小姐主意好久了,所以才刻意调查小姐私事,然后突然出现在小姐面前,用这种方式引起小姐注意?”

这么一说,白依依也疑惑起来。

 楚江没有辩解,淡淡的看着周成,眼睛又有云雾升腾,散去后徐徐而道:“周成,四十三岁,年轻时当过兵,退伍后偶然进入白家当管家,喜欢喝五十度以上的白酒,量在一斤到两斤之间,在某次喝醉后,你不小心摔倒,下体刚好碰到一个尖锐物,让你失去了一个蛋蛋。”

“那一天,你哭了六小时零四十七分钟零九秒,伤心了一月零八天,痛苦了两个月零十五个小时。”

“你,你怎么知道的?!”

周成跳了起来,脸上又是惊骇又是羞躁难当。

难道又是刻意调查?

可别人调查白依依还有理由,毕竟貌美如仙,但调查他一个大老粗?还调查的这么仔细?可能吗?

 不由自主的,他也开始相信楚江是有些本事。

“要是信我,就把行血丹给我,若不信,我立马就走。”

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再加上刚才以重伤之躯施展天衍之瞳,强行推演两人的过往事迹让伤势又重了一分,楚江有些不耐烦了。

堂堂仙帝,找凡人拿件东西这么费力?

见楚江似乎马上就要走,白依依嘴唇一抿,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有种预兆,要是楚江走了,那爷爷的命可能真就没了!

“爷爷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甚至行血丹也不是百分百能治好,既然这样还不如...”

 白依依猛一咬牙:“好,我把行血丹给你,但你一定要治好我爷爷,不然以我白家的势力......”

本来想威胁两句提醒楚江不要耍花样,但楚江懒得去听,把锦盒抓过来打开,里面是一颗朱红色的药丸,香气四溢,色泽鲜润。

但楚江却是眉头一皱:“卖相好了,实际价值低了大半还多,果然是低级货,甚至只能算半成品的行血丹,不过这里是凡间界,只能将就一下了。”

 将行血丹送进嘴里,楚江就闭上了眼睛。

被神界尘光击中,几乎全身都是伤势,首先就是血液拥堵,无法流动,气短无力。

而血是人的重要基础元素之一,也是先天基础,纵使楚江万般能耐,但以他现在的情况来看,不先把血液疏通,比个凡人也强不了哪去。

行血丹的作用便是将拥堵的血液疏通,使其重新流动,恢复力气。

五分钟后,楚江睁开双眼,苍白的脸多了一丝红润,眼神也比之前更为深邃。

“总算恢复了一点点,救一个凡人应该不会有问题。”

稍微感受了一下体内的情况,楚江扬起一丝微笑,双手十指交叉靠在车座后背,看着白依依:“带路。”

白依依点点头,周成这次也没有反驳,闷头开车行驶。

.....

白月青山。

州阳市最奢华最有价值的私人别墅区之一,只有顶级权贵才有资格落住。

白家别墅。

 “也不知道依依去杨大师那里拿到行血丹了没有,这都晚上了还没回来。”

一个穿着白西装的中年满脸焦急,他眉宇与白依依有四五分相似,是白依依的父亲白秋生,也是白家当代家主。

在他旁边还有两个中年,分别是白依依的二叔白秋风和三叔白秋木。

他们看着床上久卧不起的一名老人,脸上都升起一抹愁云。

“大哥不用担心,刚刚我给依依打了电话,她拿到了行血丹,现在在回来路上。”白秋风说道。

“那就好。”白秋生松了口气。

“杨大师是位高人,曾经靠丹药治好过许多疑难杂症,这次肯定也能治好我们父亲。”白秋木也是有种放松的感觉。

“各位,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所谓的丹药?”

一道不适宜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五十多岁,脸上带着一抹不屑的人提着医药箱走了进来。

“谢医生?”

来人名叫谢光,是一名内外科主治医生,名头响亮,医术精湛,所以白秋生将其请了过来,在白老爷子昏迷的这段时间,就是他负责观察病情。

 “白家主,白二爷,白三爷,恕我直言,你们不去相信现代医学,竟然去信什么丹药,你们这是在拿白老爷子的性命开玩笑!”

谢光摇头叹气,对白秋生三人的做法很失望。

“可你都观察好些天了,我们父亲的病该怎么治疗你也不给个说法,我们拖得起,可我们父亲拖不起。”白秋木皱眉道。

“白三爷此言差矣,白老爷子的病情我在昨日已有定夺,只是想要医治白老爷子付出的代价比较大,所以...”

谢光拉长声音,眼中露出贪婪,白家是州阳市顶级世家,财力丰厚无比,他在白家呆的这几天比以前任何地方都舒服,只是负责照看白铭而已,每天都有高额报酬拿,简直不要太轻松。

其实他早就有医治白铭的把握,但就是想在白家多享受些日子。

而且以白家的财力,他感觉还能拿到许多钱。

“三十万!”

白秋生知道谢光想要什么,直接开口。

只要能治好父亲,不管是行血丹还是谢光的医术,都无所谓。

钱?

更无所谓。

三十万?

谢光心头一跳,心中激动,但脸上却是一片为难:“白家主,实不相瞒,我的医术虽然不错,但白老爷子这病对我而言风险依然比较大。”

 “四十万!”

“我怕我会出现失误...”

“五十万!”

“失误尽量避免,可世事无绝对...”

“六十万!”

嘶!

谢光心脏狂跳,这相当于他以前好几年的收入,兴奋的满脸涨红:“放心吧白家主,白老爷子的病我肯定治好,根本用不上那什么行血丹!”

他将手中的医药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方盒子,里面是一根根银针。

针?

白秋生三人疑惑,难不成谢光打算用针灸方式?

“我虽然主张现代医术,但我父辈是中医,因此也传承到了我父亲精妙的针灸之法!”谢光满是自信:“三位请放心,白老爷子等会儿必然醒来。”

说着他就取出一根根银针插在白铭头上,几分钟后银针落尽,在白秋生三人的注视下,白铭脸皮颤了颤,手也抖了起来,似乎马上就要醒来。

“父亲要醒了!”

白秋生三人激动不已,要知道白铭躺在床上半个多月动都没动一下,现在反应这么明显,无疑是醒过来的征兆。

然而这时突然一道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如果不想这老头在你们面前挂掉,就赶紧把那一脑门愚蠢的银针取下。”


小说《我在凡界旅个游》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