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淮生江偌是什么小说

西风灼灼
免费阅读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简介

陆淮生江偌是什么小说?这是一本豪门总裁现言小说,小说又名《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主角是陆淮生江偌,作者是西风灼灼。两年前,江偌在爷爷江启应的安排下,她嫁给陆淮生为妻,却未曾想,陆淮生是个白眼狼,联合江家养子谋夺了江家的产业,她不忍心看着偌大的家业落入他人之手,就与陆淮生死磕到底,结果落得个一无所有,惨遭凌辱的下场……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章节阅读

服务生送来新点的酒水后出去,关上了门,江偌和那位陈姓老总也唱完了一首。  

陈总笑着递给她一支香槟杯,“来,渴了吧,喝一点?”  

江偌心有顾虑,香槟易醉,给女人灌酒又是大部分流连于声色场所的男人的常态。  

但是见对方态度礼貌,从头到尾也没有冒犯的举动,便笑了笑,接过香槟,只表示性地小抿了一口,“谢谢。”  

陈总扶了扶眼镜,“你看起来酒量不高。”  

江偌顺杆下,“是的,我不常喝酒。”  

“少喝酒是好的,女孩子小酌即可。”陈总和煦地说着,目光却是大大咧咧地在她脸上流连了一番。  

江偌朝他大大方方一笑,被包厢里光线模糊了的精致五官,欠缺清纯,却又性感不足,她还学不来风尘女子那股媚相,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是刚入行的。  

她笑得太过客气,倒让陈总眼底刚酝酿起来的暧昧显得分外尴尬,只得堪堪别开脸去。  

江偌稍微收了收笑容,垂着眼喝酒。  

事业有成的中年企业家,看起来斯文儒雅、举止有度,可保养再好依然避免不了头顶的秃斑,香水附着在表面也掩盖不住内里逐渐腐朽油腻的体味,不持久的自控力甚至再也阻挡不住那色眯眯的眼神自内而外流露。  

包厢里烟酒味逐渐浓郁,江偌看了眼脸泛油光的男人们,和为了小费用力讨好男人的女人们,心里的不适像气球一样膨胀。  

陈总忍不住要劝酒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襄姐拿着江偌的手机进来,先给陈总赔了不是,“陈总,实在不好意思,阿若不能陪你了,她家里刚打来电话,她弟弟出了急事,必须要走一趟。”  

阿若是她在这儿临时用的化名,襄姐话音一落,江偌配合着做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襄姐一把拉起江偌,“阿若,你赶紧给家里回电话吧,回去看一看。陈总,我另外叫几位会伺候的供你挑选,这瓶香槟算我的。”  

襄姐面子卖了,好话也说了,陈总见状留也不好留,他又是斯文人,只能看着江偌被襄姐拉走,他伸了伸手,只碰到江偌的裙摆。  

丝滑的布料拂过他手背,带起一缕桃子酒的馨香,那味道像极了他女儿常用的香水,思及妻女,他心里生出一丝懊恼,暗骂自己真不是人!  

……  

出了门,襄姐带着她弯弯绕绕到了一间包厢门前。  

开门之前,襄姐搭着门把手,表情凝肃,说:“江小姐,我就只能做到这儿了。”  

江偌笑笑:“放心,襄姐卖的人情,我不会忘。”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襄姐顿时笑开了花,她也不过三十来岁的年纪,妆容艳丽,身段婀娜,笑起来自带狐媚气。  

她眯着眸看江偌,言语间隐约透着惋惜,“说实话,就凭你这张脸,只要你跟我混,我保准能扶你做御楼的招牌。可有的人……”她朝门内努努嘴,接着道:“我还真是不敢招惹。”  

说完,她亲自将门打开,让江偌进去,并朝里面说了句:“陆先生,阿若来了。”  

砰——  

江偌身后的门被关上。  

这间包厢跟刚才那间完全是两个风格,就好比是俗物和清莲的对比。  

这包厢的装潢古香古色,光线澄亮如昼,中式沙发配雕花案几,青花瓷瓶搭墙上的书法字画。江偌好笑,在声色场所还附庸风雅,简直比女表子立牌坊更滑稽。  

江偌一眼扫过整个格局,自然注意到了站在一副水墨画前研究的男人,身形颀长,一手搭着腰,一手拿了杯酒,黑西裤白衬衫,跟包厢风格相得益彰。  

他背对着她,没出声,江偌也没动。  

过了半晌,男人依旧看着面前的画,开口时声线低沉清凉:“先解释一下,我的陆太太变san陪这件事。”

小说《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