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俏妃白芍全文阅读

舒陌
免费阅读

《农家俏妃》简介

农家俏妃白芍全文阅读由舒陌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白芍和燕殊是故事的主角。一朝穿越,白芍成了七八岁的农家女,开局就是地狱模式。白芍没有异想天开的认为自己是穿越女,就可以凭借各种现代知识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但不管是被卖去妓院,还是去当丫鬟,白芍都不愿意。即使在古代,她也要把日子过得红火起来......

《农家俏妃》章节阅读

十里铺村头,白芍跳下板车,笑得甜甜的,“谢谢老叔送芍儿回来,老叔是好人。”

“好孩子,赶紧回去吧,家里人应该担心坏了。”那中年男子爽朗一笑,转身抽打着骡子,离开了。

白芍一直保持着甜笑,直到板车的身影再瞧不见,她才恢复了面无表情。

根据小白芍的记忆,白家的房子应该在偏东边的位置,也就是说,白芍想要回家,就得穿过大半个村庄。

此时正是农家人吃完早饭无所事事遛弯消食儿的时间,所以白芍一路走过去,遇到了很多目光异样的人。

她耳聪目明的听到了一些窃窃交谈。

“哎,这不是白家那个小孙女么,不是说送去当丫鬟了么?咋这才两天就跑回来了。”

“看那样子,怕是吃了些苦头。”

“这么小的娃子就送去给人当丫鬟,造孽哦。”

造孽?

白芍笑了。

如果这些人知道,她并不是所谓的被卖去当丫鬟,而是被卖去妓院了呢?

不过很快,白芍笑不出来了。

因为在小白芍的记忆里,她是被二愣子给拐出去的。也就是说,当发现她不见之后,家里人应该很担心的寻找她才对。

怎么,现在变成了“白芍被卖去当丫鬟呢?”

白芍不是傻子,白芍很聪明,所以思绪翻转间,她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她并没有直接扑进白家找爹娘,而是轻手轻脚的站在白家大开的大门外,侧耳倾听了一会。

刚开始,白家很安静。

过了一小会,白家的堂屋(农村人家最正中间的房子)里忽然爆发出了哭声。

“娘啊,爹啊,芍儿还小,我和她爹一直没让她做过什么,她笨手笨脚的,去伺候人家大老爷,万一得罪了人家怎么办。求娘啊,求爹啊,让芍儿回来吧啊,芍儿还小啊……”

是一个女子的哭声,凄凄入耳,令人闻之落泪。

不用猜,这也是白芍的亲娘了。

 “娘啊,娘啊,求求你了,让芍儿回来吧,芍儿真的不会伺候人,芍儿才七岁呐,您怎么……怎么就……那么……把她给卖了啊。”女子呜咽道。

“让她去当丫鬟是享福,咱们家里什么情况你们不晓得?那在人家大员外家吃好喝好,不比跟着咱们吃糠咽菜强?”这时,一道略有些苍老的女声,强势的打断了那女子的哭声,“你在这里哭嚎些什么,有那功夫不如回去给我生个孙子,不比个丫头片子强上百倍。”

该死的,重男轻女的旧社会。

白芍咬紧下唇,犹犹豫豫的,不知该不该进去。

在门口听了一大会子,只听到白芍的亲娘一个人哭哭啼啼,其他没有任何人作声,便能知晓,这一整个家里,怕也只有白芍的亲娘在乎她。

其他人,尤其是那个恶声恶气的苍老女声,更是让她萌生了退意。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生存环境,这样一群毫无亲情的亲人,可能还不如白芍自己一个人呢。

这么想着,白芍就想趁白家人没发现自己,离开十里铺。

可这身体刚转过来,白芍就听到一道有些惊疑的声音,“白……白芍?”

她还没扭过头,那声音就十分确定的大叫了起来,“白芍回来了,五妹回来了,爷,奶,五妹回来了。”

堂屋里寂静了片刻。

而后,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女子嚎啕大哭着,从堂屋里飞奔到了白芍的跟前,半跪在她跟前,一把将她按进了怀里。

“芍儿,我的芍儿,你可回来了,娘担心死了,芍儿啊……”

虽然对这个白家的印象很差,虽然脑中记忆并不完整,白芍也能感觉到,这个亲娘吴氏,真的很疼白芍。

“是娘对不起你,娘没看好你,芍儿不怕,以后娘会护好你……”吴氏靠在她耳边呢喃,“你是娘的命,娘不能辜负……娘要照顾好你。”

“老三家的,你嘟囔什么呢。”紧随着女子身后走出了一群人,其中为首的那个约莫五十来岁的,看起来威严十足的女子冷声道,“朱大员外家门厅森严,怎么可能让一个小丫头跑……”

话未说完,瞧见吴氏怀里的小女孩,顿时停在了原地。

白芍抬起头,略略的瞄了那女子一眼,原本小白芍的记忆碎片让她知晓,这个看起来架势十分足,穿着颇为板正的女子,便是自己的祖母刘氏。

“真的回来了?”刘氏身后站着的几个中年男女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娘。”吴氏抱着白芍,回过头就给刘氏跪下了,“娘,既然芍儿都回来了,您老就别让她再去朱员外家了,芍儿还小啊,您看她现在的样子,娘啊,真的不能去了。”

说完,双手紧紧地箍住白芍的腰身,仿佛下一秒就有人过来抢人一般。

“人都给了朱员外家里,如今怎么回来的还不清楚,若是私自跑出来的,当然要给人家送回去。”刘氏理了理衣襟,高昂着头颅,慢条斯理的道,“咱们虽然只是庄户人家,但也得有规矩,五姐儿既然成了朱家的丫鬟,那就该归朱家管,即便你是她娘,也做不了她的主。”

白芍明显的感受到了抱着吴氏身体上的颤抖,不知是气的还是吓得,“娘……娘,您,您之前说白芍是去她二姑家住两天,要不是我想念芍儿了,想去找她,您还不告诉我,其实是把芍儿卖了。再怎么样,芍儿也是白家,白家的孩子,您是她亲奶,她才七岁,您怎么就狠得下心把她卖了啊。现在……现在芍儿好容易回来了,您就放了芍儿吧,我替她,我替她去当丫鬟,我替她去朱家还不行吗?”

如果说最开始吴氏说话还有几分强硬,到后面就变成了软语央求,没了一丁点的气势,听得白芍一直皱眉。

那刘氏一看就不是好缠的人,吴氏若是能强硬点,说不能还能让刘氏让她几分,可偏偏她自己放软了语气,那刘氏能饶了她才怪。

果不其然的,吴氏的话音才落,刘氏的声音就提高了起来,“人家那买的是没出门子的小姑娘去调教,你这一大把年纪了,人家要你做什么?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就你这样的,想免费给人朱员外家里做工,人家都未必要你。”

说完,刘氏大手一挥,对着身后的几个人道,“还不赶紧把五姐儿给送回去,真要是被人家朱员外给找上门来了,咱们不好给人交代。”

“娘啊,不行啊,真的不行啊。”吴氏绝望的望着刘氏,忽然放开白芍,对着刘氏猛地磕起头来,“娘啊,芍儿真的不能去了,芍儿才七岁啊。只要娘能不让芍儿去朱员外家,娘要我怎么都行啊,要了我的命都行啊,求娘了。”

可是,无论她头磕的多么响,话说的多哀凄,刘氏却始终无动于衷,坚持要把白芍送到朱员外家里去。

慢慢的,吴氏的额头破了,鲜血顺着她的脸蜿蜒了下来。可她依旧毫无所觉的对着刘氏磕头,求她不要把白芍送走。

白芍在旁边站着,一颗对白家毫无感情的心,慢慢的被动容。

“不要磕了。”一直充当旁观者的她,终是忍不住冲上去,抱住了吴氏的胳膊,止住了她磕头的动作。

一个小女孩,当然阻拦不住一个成年女子的力量了。

可吴氏心疼白芍,怕白芍受到伤害,所以在她双手紧紧抱住自己手臂的时候,便努力的撑住了身体,只为不将白芍给带倒。

“不要磕了。”白芍睁大眼睛,凑到吴氏的耳边,悄声道,“他们不会送走我的,你听我的……”

当然不会送走。

所谓的卖去当丫鬟,都只是杜撰的而已。

真实的情况是,白家的某个人,表面上是告诉众人,她被卖去朱家当丫鬟了,实际上却是悄悄地将她卖进了妓院。

如果真的把白芍送往了朱家,那这个人把良家女子卖到妓院的事情,岂不就暴露了出来。

农户人家过得穷苦,为了省几口粮食,又或者为了家里的男丁娶媳,将女娃送去大户人家当丫鬟的比比皆是,这并不能算得上多么恶的事件。

可若是将好好地一个姑娘送去妓院那种农户人家认为十分腌臜的场所,那就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了。

所以白芍敢笃定,那个人卖了自己的人,一定不会敢将自己送回朱家。

果不其然的,吴氏这边才停下了磕头,做出一脸绝望认命的样子后,那边,便有人站了出来。

小说《农家俏妃》免费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